(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孟亚旭)

“‘前脑后市’还不够,大疆们不够多,是因为制度性壁垒还没被打破。”广东省社科院宏观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万陆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认为,纲要出台后,要将粤港澳科创连为一体,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例如,资金过境、税收平衡、人才往来等影响高端创新资源要素流动的系列问题,现在就摆在跨境科创面前。”